從前就覺得應該花一點時間記錄下自己的生活。

最初會有這個想法是看了學長 Morris 的部落格,從 OJ 解題到生活的心得,總覺得從中獲得了一些什麼。但應該要以 queue 完成的 Todo List 最後總變成 stack,越來越多的事情被拖著壓在箱底,然後再也沒有拿出來過。

Blogger 比起那些早被夯實的願望,算是比較常探出頭的一個吧!總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小事。

當初把 Blogger 開起來時留下的關於我是這樣寫的:
「希望這個世界因為我的存在而變得更美好一些。」

後來在 Jserv 的影片上聽到一段話:我們總希望能夠改變世界。改變世界其實很簡單,你躺著不動,降低呼吸的頻率就能夠改變整個世界的碳循環;你再放個屁就又改變了氮循環。改變世界其實很簡單,但我們希望的遠不是這個樣子。

考大學的時候,選系什麼的,完全不是問題,志願表填了六個資工,外加科大的兩個電資學士班。唯一考慮過非資工的科系是東海建築,但這個想法大概只持續了一個週末便作罷。從以前到現在,除了搞軟體,還有其他兩個還沒放棄的夢想,一個是小說家,另一個是街頭藝人。三者並不衝突,但時間卻是。(這篇文章從開始下筆到完成隔了快一個月,現在似乎又多了一個互動藝術創作呢!)

感覺許多時間被浪費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; 當然也不能說是毫無意義,畢竟生命中的每件事總會有它的價值,但總覺得那些瑣事像是夢想路上的旁枝末節,懷疑岔路走多了,是否能在日落前抵達夢想的盡頭?

嘛,不過,不是每件事都應該追求最短路徑,人生嘛,到頭來都是過程,每個當下的自我都是過往經驗累積的人格,每一個夢想、每一段記憶都是這樣不斷改變的人格所創造,所謂的旁枝末節,也許才是康莊大道也說不定呢?

只是總覺得生命一直有個目標,生活卻經常在徬徨。一直以來,記事本置頂著短期內應該要完成的事情清單,但往往像府城的紅綠燈一樣「好喔我看到現在亮著紅色的燈,還有綠色的往左箭頭,但是我想要右轉,因為外星人不會戴帽子。」大概是這樣,然後繼續把那塊 stack 擱著。

總之呢,希望可以藉著隨筆的過程紀錄下每一段最近,以免記憶沙灘上的足跡被時間的浪抹平,同時整理一下永遠不會完成的 Todo List。

也許某天,會有素味平生的某人偶然點開這些文字,如果能從中獲得一些勉勵或想法(或是決定開始寫 Blogger 之類的),那我想應該也算夢想一點小小的實踐吧!

從 Blogger 備份